志愿军老兵:朝鲜女人很放荡 男人不是对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

 一个外号叫“老驴”的兵说:朝鲜女的很骚(其实是男人死的太多了)。有一次住在老乡家里,夜里觉得很挤,醒了一看,接待他们的朝鲜妇女睡在他身边,吓得他 一下子跳出被窝。倒不是不想,而是有纪律:不仅是你自己去找女人,而是在这种情况下出来的晚了也算你的责任。有几个连、排长一时糊涂,就和妇女睡了一觉, 被人发现后被枪毙了。”

一个战后被授予大尉军衔的中学政治老师(他很有意思,抗战时就参加了儿童团。一次扫荡,他没躲好被鬼子发现了,别的人自杀当了烈士,他怕死没自杀。但是鬼子为了邀买人心也没杀他,让他上了几个月的“学习班”,之后然他回村子。


点击查看更多图片



以后鬼子要是去他们村,他得端茶送水之类。解放战争时,他又参了军,是四野。最终在抗美援朝后获得大尉军衔,但因为这点历史问题提不了干,就到北京市女 11中教政治,也当不了教研组长,但工资很高,教的也很好)说:就怪彭德怀瞎指挥、傻鲁一气,要是林总(指林彪)指挥就不会死伤、被俘那么多人。

一个曾当过班长的农民。一次战斗中,他看敌人太猛就想找连长让他们连迂回一下,结果战场声音太大,指导员误以为他要逃跑,向他旁边开了一枪警告。他又羞又 气,之后逐渐地聋了。这样自然不能打仗,就复员了。但是几十年后,他有一次突然觉得耳朵响了一下,似乎有一块耳屎掉出来,发现那是一块“血饼子”(这是他 的原话)。之后就听得见了。他说:美国飞机就像蜻蜓一样多,还故意飞得很低,他们就用枪打,也打不着飞机,飞机也就上升了。

志愿军老兵:朝鲜女人洗澡不避嫌 看到我们很兴奋

父亲出生在四川农村,很穷的那种,没有土地,没有财产,父母早亡,童年时过继给大伯公,在15、16岁时,大伯公去世,从此孤身一人,靠做打工和贩卖茶叶过活。解放后,由于贫雇农的身份进入农会,正是当时的根红苗正。

51年,我父亲响应政府的号召,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,当时全乡有200多人参军。他们打着红旗,从乡里排着队伍,徒步向着远方前进,集结地在四川隆昌。 而后乘坐闷罐车到达东北,也许途中有换车,但具体情况不清楚了。他所在的部队属于林彪的四野,他当年所有的奖章和部队番号,士兵证等原件都还在家里。他在 军队的最高职务是班长。主要参加过的战役是上甘岭战役,不过是在外围。

每次,我的父亲在回忆那段往事的时候,并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情绪很激动,很多时候,其实是一种平静,他是意志坚定的共产党员,他有着崇高的革命理想,那不是装出来的,是他内心真正的流露。作为志愿军和四野的战士,是他一生的骄傲。